先祝所有的老師教師節快樂。如果沒有很多師長的啟蒙和鼓勵,我今天不可能在這裡寫文章。

寫古代稿,有兩個地方我比較困擾。

一個是白話的程度。寫文言文不難,但是要控制可讀性就比較困難了。畢竟讀者是現代人,我不能走火入魔到寫真的古文。這個問題幾個審稿員都跟我提過了,控制當中。

第二則是幽默感。基本上,要我寫東西不耍冷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一直在思考古人有沒有幽默感,照電視上、小說裡那些個文謅謅、硬梆梆的對話,生活中沒有半點笑話,難怪那些古人短命(喂)

想來想去,決定算了,人性都是一樣的,即使時代不同。史有所載的部分我會乖乖照考據寫,我不會像金庸伯伯一樣,把康熙六十年縮成六年寫。該有的典章制度、器皿衣著、歷史事件這些「硬體」是不會改動的,但是「軟體」的部分就是小說可以做文章的地方。不然大家去念中國文化史就好,幹嘛看小說?XD

唐代是一個階級制度森嚴的朝代,也是一個思想上兼容並蓄的時代。當時的長安是世界的中心,雖然良賤不能通婚,但我猜一點點的幽默感應該是被允許的。
創作者介紹

陌路歸人

梨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七夜
  • 有些古人應該有幽默感吧,我覺得莊子挺具幽默感。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