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迷蹤》Conspiracy in Death

作者:J.D.羅勃(娜拉.羅勃特)
譯者:康學慧
出版社:果樹出版社

一名連續殺人魔以外科醫生精準的手法在世界各大城市肆虐,專挑最無力抵抗的落魄靈魂下手。第一位死者是街頭遊民,在紐約市遇害。沒有傷痕、沒有抵抗,只有胸口心臟位置開了個拳頭大小的洞,手法精準如雷射。警察小隊長依芙.達拉斯奉命偵辦,與兇手展開貓捉老鼠的遊戲,然而在緊要關頭,達拉斯的工作卻成為犧牲品。她要如何在難以施展的困境中奮力尋求正義並捍衛事業?

我們,都是體制的共犯。

生活在現代是一個很矛盾的狀況,工業時代帶來的生活便利造成了地球浩劫,而日新月異的科技奠基於許多其他人的犧牲,而這些「其他人」往往來自於已經缺乏抵抗能力的弱勢族群,當然我們自己也常是被犧牲的一群。然而,儘管知道冷氣會造成地球暖化,在夏天需要趕進度的時候,我還是只能默默把辦公室的冷氣打開,或是鑽進咖啡店去取得正常的工作效率。

高中念世界文化史的時候,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西方一直在討論「原罪」的觀念,什麼人生下來就是有罪,這麼誇張是怎樣?長大以後,才深深感覺到無法脫離現代便利生活的自己真的每天就是生活在罪惡裡orz 北極熊先生和企鵝先生,對不起。

我很喜歡這本書要討論的概念:這個世界上或許存在著許許多多的必要之惡,但堂而皇之把「偉大的進步難免造成沈重的犧牲」這句話當成免死金牌,甚至自詡為高人一等的存在,那便是失去靈魂和人性的開始,非常非常叫人噁心。我們無法逃離體制,人生在世難免做出傷害別人的作為,但失去自省的精神,便連人的資格都失去了。諾拉在這一本挑了很棒/龐大的題材,但如果寫成兩本就更棒了,題材也很龐大的千禧年三部曲也寫了三本,這個題材寫一本太可惜,讓很多角色和情節的處理都只能點到為止。

說到點到為止,若奇的角色在最近幾本謎蹤越來越不精彩。《陰謀迷蹤》討論的是階級、菁英和體制問題,身為現任的既得利益者,若奇和依芙之間應該有相當的觀念與權力衝突,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但諾拉在第一本之後,似乎就將若奇定位在有無限外掛的好丈夫和好情人角色,完全忘記他的(黑底)富豪身份雖然對於依芙的辦案有所幫助,在很多時候和依芙的許多理念都是衝突的,在故事中大多都點到為止,這本更是蜻蜓點水。夫妻偶爾也是會吵架啊諾拉奶奶,讓若奇有點存在感,多點意見我想依芙這麼強悍並不會被壓倒,妳看隔壁棚的獸王夫婦不是一天到晚在吵架當情趣?(誤)

故事中有一個橋段讓我非常鼻酸,是當依芙說(失去警徽)她就什麼也不是的時候,那種長久以來的努力、認同和理想硬生生被拔斷,彷彿連大腦都空掉的感覺,我非常能夠感同身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陌路歸人

梨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