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人死墓
戰國時代 秦國 驪山
「鄒師傅,不好了不好了,朱雀陣又停了!」
「鄒師傅,鎮屍符還有沒有?剛剛有弟兄被僵屍拖進去了呀!」
「鄒師傅,這裡石壁太硬,七星圖鑽不成啊!」
滿頭白髮的老人停住手上的刻畫動作,放下篆刀,一拍頭,怒氣沖沖地走出了石室。
乖乖留在原地的夕晶可以想像鄒爺爺腦袋裡在大罵什麼。
----好好的夜明珠不裝,拿水系的鮫人膏去點火系的朱雀陣,當然一天到晚當機!誰叫你愛假掰!
----七十萬的墓工,三十幾年的工期,天天有人死沒人埋,個個都是被活活累死的,有人從出生到死都沒見過天日,還死在風水靈地,這不屍變誰屍變?
----五十幾平方公里的陵墓要建成一座起死回生逆天大陣,沒有事先勘查、沒有現場評估,陰陽師還只有一個半,更別說地質學家和結構工程師,就算把全天下的一流工匠都埋進了墓裡,就算秦王吞滅了六國,成了人間霸主,也沒辦法讓天地乖乖配合工程施為。
操你媽趙姬的狗蛋!
夕晶放下手上的篆刀,伸了個懶腰。
十年一覺黃粱夢。她穿越到這裡十年了,這夢還沒有醒來。她也不知道有沒有醒來的一天。
她曾經是一名IC設計工程師,國際一流大學博士學歷,世界級頂尖企業員工,雖然工作了十年沒升過職位,不過公司裡窩在角落當一輩子工程師的人也不多她一個,何況女人在職場難免吃點虧,她知道自己在這方面有天分,肯努力,雖然不像其他同期混得風生水起,至少工作是她滿意的,更別說公司待遇優渥,她要跳槽也沒地方去,於是她在竹科多得跟垃圾一樣的新建案中挑挑撿撿,買了一間不便宜不貴的兩房小豪宅,搬出台北老家,正式在阿宅之城落地生根。
有房子有工作的三十六歲,雖然男人緣始終沒著落,但她向來樂觀認命,覺得自己有胸有身材,長得又不醜,船到橋頭一定直,每天加加班、上上網,週末跟朋友相約聚會,偶爾帶爸媽老弟出國旅遊,有空再去婚友社認識幾個男人,這樣的生活也算充實。
然後她就穿了。
二十一世紀的社會菁英生活已經是前世,她從穿來時連話都不會說的小嬰兒長成了蒼白的歌德風小蘿莉,早就不再追究自己當初究竟是出了什麼意外,總之她人已經在這裡,看來也不會回去了。
西元前三世紀,秦始皇陵。她是在陵墓裡出生的孩子,父母雙亡,這輩子不曾見過天日,如果沒有意外,也沒有機會看到天日。
收養她的鄒爺爺是一位陰陽大家,是這座中國第一位皇帝陵墓的總工程師,跺一跺地,所有人都要抖三抖。據說始皇帝要他把這座陵墓蓋成起死回生大陣,吸收日月精華後讓他死後回生,等著服用徐福從蓬萊仙島為他帶回來的長生丹藥。
身為一個理工宅,她不敢說平常在這種昏黑空間裡還能長年保持仙風道骨,卻總是被各種工程意外氣得吹鬍子瞪眼睛的鄒爺爺究竟能不能真讓人起死回生,畢竟她不但經歷了穿越,還親眼見識過好幾回屍變----在風水寶地碰上歷史級的血汗老闆果然能叫人死不瞑目。
不過她知道始皇帝想要起死回生應該是作夢,至少在她那個時空裡,這座陵墓還沒蓋完,秦國已經滅了,還沒完工的陣法加持應該只會讓他跟其他人一樣變成僵屍吧?
至於徐福去的蓬萊仙島其實只有拉麵和生魚片,到二十一世紀都沒出現長生丹藥。
她也知道不管陵墓能不能完工,自己和其他工匠一樣都不可能活著離開。雖然她對戰國時代所知不多,不過中國皇陵的工匠多半要殉葬這件事她倒是有印象的,更別說這位皇帝是以暴虐出名的秦始皇,始皇陵是考古學家挖了好久才找出來的千古之謎,始皇帝如果會放人活著離開,那才叫不科學。
穿越了一回,就這樣像螞蟻似的,埋在地下了結一生,連千年前的星空長什麼樣子都沒見過,想想也真是諷刺,果然阿宅穿越之後只有更宅嗎?宅到死?
夕晶拾起篆刀,默默繼續靠著黯淡的夜明珠光,在木片上刻畫。
她不知道這輩子的父母是誰,穿越後一張開眼睛看見的人就是鄒爺爺,聽人說是這位陰陽大家經過卜算,察覺墳墓中有嬰兒落地,便叫人去找了來,靠著陵墓總工程師的特權,讓守墓士兵弄來羊奶養大。
鄒爺爺沒給她取名字,所以她在心底還是當自己和前世一樣叫夕晶。對於這個前世父母取的名字,她有一份無法割捨的感情,彷彿半導體工程師就是她的天職,那個念頭當年讓她在同期紛紛升官跳槽或結婚生子,而她十年寸步不進的情況下,還能繼續窩在她十年沒換過位置的小辦公桌前堅守崗位,而等她穿到了這裡之後,那個名字更成了她在這個黃粱夢中和前世唯一的聯繫。
她是夕晶,不管到哪裡,變成什麼模樣,她都是夕晶。
這十年來,鄒爺爺將一身的陰陽五行學都教給了她。身為一個現代人,她一開始不太能接受這種不科學的技能,不過等到鄒爺爺開始教她製符和陣法時,她突然像是開竅了似地吸收迅速。
說到底,IC晶片這玩意兒不就是另一種符印嗎?將能源和訊號透過電路規劃傳導到裝置上,只不過符印和陣法傳導的是靈力,不是電力而已。身為一名優秀的博士級IC設計工程師,經過秦始皇認可的頂尖陰陽學名家多年精心培育,就算只能當人形影印機,也是高速人形影印機。
可惜問題在於:她沒有靈力。
照鄒爺爺的說法,人天生多少有一點靈力,只是有些人天生仙骨,靈脈通暢,靈力自然旺盛,一般凡骨則是具有淡淡的靈力,在特殊的場合或透過符印陣法引導施展,就算是靈力再少的人在日月精華的長久浸淫下,也會沾染一點點的天地靈氣。
但是夕晶天生沒有靈力,別說仙骨,連最稀薄的靈脈都沒有,加上一出生就埋在墳墓裡當童工,也沒機會浸淫日月精華,比一般人還要不如。
要她說,這簡直是現代人沒有半點靈性的另類印證。
不過沒有靈力就沒有靈力吧,她不在乎,反正畫出來的符印和陣法能用—而且是大大的好用—那才重要,二十一世紀的IC設計工程師也不是靠自己去啟動晶片。
所以總的來說,經過了十年,其實她的生活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紀的模式,每天窩在不見天日的辦公室中畫電路圖。
可惜戰國時代沒有週末啊……
她眨了眨眼,以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才確定眼前真的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悄然浮現。
這回除了僵屍,連厲鬼都要出現了嗎?夕晶默默地吐槽。這中國五千年第一血汗老闆的陵墓真是人怒鬼怨。
當然,她沒有傻傻地站在原地等厲鬼現形,而是雙腳一躍,直接就往石室外衝。
夕晶早就把鄒爺爺親自設計的藍圖熟背於心,宛如一座小城的始皇陵就是她家,俐落地鑽過禁制、跳過陷阱,一路不回頭地往朱雀陣直奔而去,陵墓中在畫七星圖的地方有好幾處,但朱雀陣只有一座,那是她唯一確定鄒爺爺或許會在的位置。
咯咯。
一陣雞叫似的微弱聲響在左側響起。夕晶輕吸口氣,看也不看,轉頭往右側的通道奔去。那個聲音她很熟了。
是僵屍。
三十幾年的造墓工程,七十萬強徵墓工,妻離子散、無家可歸,過著暗無天日的漫長日子,很多人最後以死亡作結:自殺的、意外的、病死的、累死的、被殺的,都就地草草掩埋了。反正這是天佑地靈的乾坤福地,能和始皇帝一起埋葬是那些人的福氣,就算是被當成垃圾胡亂埋葬也是福氣。
可惜大家都忘了:這座精挑細選過的皇室福地還內建一座陰陽學大師設計的起死回生逆天大陣。越接近完工,死去的無辜冤魂也越來越多;越接近完工,陣法越趨完整,被「起死回生」的屍體也越來越多,對生人的怨念也越來越深,越來越兇殘。
這十年來,她見過很多次屍變,已經不會浪費時間在驚恐上。她也看過鄒爺爺用鎮屍符和陣法壓制它們,甚至她自己也會畫鎮屍符,問題在於----
她沒有靈力啊靠!
沒有灌入靈力的法符和普通的木片一樣,就算有鄒爺爺灌好靈力的法符,她本身也沒有靈力可以啟動,簡直跟抱著滿屋子珠寶卻丟了庫房鑰匙的富翁一樣悽慘。
她往肩後瞥,確認僵屍的距離,卻只看見一段衣衫不整的腰,猛抬頭看,一張腫脹青黃的屍臉往下俯,它還張開了嘴,露出黃磣磣的牙齒,噴了她一臉腥氣。
噁,這次的僵屍太新鮮了,臉上還在冒蛆就跑出來逛大街,淡黃色的屍水順著臉往下滴。
夕晶的腳一頓,反手用篆刀往僵屍的膝蓋一刺,小身子一屈,立刻從它的兩腿間鑽到它背後,頭也不回地往來路奔回。
她沒浪費時間確認僵屍是不是被她那一踢踢倒了。因為她沒辦法用符,所以鄒爺爺請了守墳的士兵教過她簡單的防身術,不過十歲的小女孩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靠力量擊倒對手,所以她練最多的還是腿上功夫:溜。
每具僵屍的狀況不同。生前是武人的屍身自然強悍,如果是病死、餓死或摔死的工匠就比較好對付,但她才十歲,再怎麼努力鍛鍊,力氣都太小,不管對象強弱,都造成不了傷害,只希望在被僵屍趕上前,快點遇上能夠對付它的大人。
咯咯。
頃刻間,一陣邪寒之氣包圍自己,僵屍長著綠毛的爪子鉤上她的肩膀,夕晶心一慌,抓緊篆刀往肩膀一刺,鋒利的刀刃穿進僵屍的手。
僵屍手一揚,將她甩飛出去,劇烈的力道讓夕晶一頭撞上牆壁,鮮血淋漓,篆刀飛到一旁,咯噹墜地。石壁跟著搖晃,碎石崩落。
好痛。夕晶只覺得陣陣暈眩,勉強張開眼睛,被摔成重傷的身體動彈不得,連嗚咽都沒有力氣,只能看著僵屍一躍而起,四肢爪子將她壓制在地,蛆蟲鑽動的雙目露出兇光,腥臭的唾涎混著屍水滴了她滿臉,泛黃的利牙森森,無比歡欣地咯咯發笑,往她的脖子咬落。
鄒爺爺,再見。
「孽畜。」陌生的清冷聲音驀地響起,還騰在半空中的僵屍應聲炸裂,落了滿室血肉。
躺在原地的夕晶動彈不得,一口氣在胸口緩不過來,眼前一黑,墜入黑暗前最後一個念頭是:這一身黏搭搭的屍血腐肉要怎麼清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陌路歸人

梨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