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小偷
穿過登仙門的感覺和她的想像截然不同----根本一點感覺也沒有。她跨步越過兩根看不見頂端的矗天石柱之間,眼前便是一片青蔥山景,再回頭,已經置身於陌生的山林間,先前的石柱和草原消失無蹤。
腳邊忽然傳來砰的一聲,她低頭一看,發現不飛一頭摔到地上,她連忙抱起灰鳥,發現牠閉著眼睛,似乎昏迷了過去,身上原本隱約的靈氣完全消失,如果不是胸膛還微微起伏,她幾乎以為牠已經斷氣。
夕晶慌了,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只能將不飛緊抱在懷裡,四處張望,找了一處靈氣最濃的樹蔭下躲藏,低頭觀察許久,發現不飛只是昏迷不醒,沒有惡化的狀況,這才開始檢視身上的東西。
身為一個普通人,她不像胡阿能用乾坤袋那種神奇的道具,所以將木偶設計成中空的樣式,用來收納行李,反正她一窮二白,也沒多少東西:換洗衣物、篆刀、靈墨、幾顆靈石和簡單的大餅乾糧,連法符都沒帶幾片----這種東西她可以就地取材。
令她吃驚的是,所有從下界帶來的靈石,包括鑲嵌在人偶額頭的那顆上品靈石都耗盡了靈氣,變得黯淡無光,看來登仙門會消耗一切靈氣,不飛是靈禽,身上原本充沛的靈氣被吸乾,才會陷入昏迷,反而是她這個沒有仙骨的普通人一點影響都沒有。
她看看變成普通石頭的幾顆靈石,遺憾地隨手丟棄。雖然都是下品靈石,也是她幾年辛苦存下來的積蓄,想不到是水中撈月一場空。
那些靈墨當然也報廢了,剩下幾張特地帶上的幾張法符還能用----她沒有靈力,所以使用的法符都是藉力導引型,而不是內藏能量型的,反而逃過了一劫。
人偶額頭那顆上品靈石她捨不得取下,但在這種情況下,失去電池的人偶也沒有作用了……
想到這裡,她猛地一驚,若是在這個時候----
一道人影掠過,她翻手拋出篆刀,已是不及。
不飛被搶走了!
她追趕不上、沒武器----「那是青鸞!手下留情!」
人影已經遠去,她一把抓起人偶,發足疾追。
她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見,喊出那句話只是為了搶走不飛的人直接把牠做成烤雞吃了,當然也有可能對方知道不飛是靈禽之後,改以其他方式「善加利用」。
她咬牙。必須盡快將不飛帶回來。
一路奔來,她發現這個仙界和下界差別不大:樹幹是棕色的、葉子是綠色的,天上的太陽只有一顆、地上的石頭會扎腳,在身邊掠過的物種大多陌生,靈氣四處瀰漫,整體而言,就是一個靈氣比較濃厚的地球,連剛剛搶走不飛的人也不是她想像中的遁光或御劍飛行,只是以靈巧的身法奔逃,速度雖快,但還是在凡人的範圍。
要比跑步,她在始皇陵和崑崙山鍛鍊過多年的腳力絕對不會輸。
追趕半天,她終於看見了先前搶走不飛的那點模糊靈光停了下來,跟著放慢腳步,蹲低身子,一邊撿拾地上的石頭,一邊偷偷接近。
「小子,把地圖交出來,饒你不死。」一個男子的聲音在前方響起,她連忙趴倒在地,免得洩漏行蹤。
「地圖明明是我的,大哥想要,就出一個公道的價錢,咱們有得商量,這樣放話威脅是欺負我年紀小,打算硬搶嗎?」回答的聲音清亮,是一名還沒到變聲期的少年。
夕晶抬起上半身探看,從枝葉間看見空地上一胖一矮兩道身影,面對她的是那名少年,雙手緊緊摀住前襟,一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模樣,說話的男人則是背對她,一身藍衫道袍,看來是個道士。
她定睛細看,立刻從靈氣發現搶走不飛的就是那名瘦削的少年,只是不知道他怎麼會惹上那個道士,難道他也搶了他的東西?
「區區一張不知真假的地圖,要兩顆上品靈石?你當我是笨蛋嗎?」
「你不是笨蛋,誰是笨蛋?」另一個笑意盎然的聲音突然在她背後響起。「連旁邊有人都沒發現。」
她飛快轉身,篆刀刺出,對方已經身形一晃,又閃到了她背後。她從頭到尾只看見一道模糊的影子。
「成剡?少說廢話!」藍衫道士一驚,隨手指出,用法訣將少年禁錮在原地,轉過身來,瞪向他們的方向。「你為何跟著我?難道你對化生池也有興趣?」
夕晶跳起身,那個叫成剡的影子又閃到了她的背後。她只好看向那名道士,他的外貌約莫四十歲上下,長得圓面大耳,細眉闊鼻,理應和善的平凡五官完全被眉眼間的那股厭惡破壞殆盡。
站在她背後那個叫「成剡」的影子懶洋洋地說:「化生池是百年前幽魑道的地盤,裡面就算還有法寶,也都是些邪魔外道的玩意兒,軒轅派可看不上眼,我倒是好奇:你想去化生池作什麼?你師父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道士冷笑。「看不上眼,你何必追著我到這深山裡來?難不成又被鳳暘打得無處可跑,躲進山裡來逃命?」
成剡嘻嘻笑。「你要這麼說也行。少俠今天碰巧路過,路見不平----」
話聲未落,一道銳利劍氣破空掠來,直刺向夕晶----背後的成剡。她還來不及反應,已經被影子一把扯到背後。
成剡隨手一劍,挌開道士的攻擊。「嘖嘖,汪老三,丹陽觀是這樣教育弟子禮貌的嗎?這麼瘦弱的小姑娘,你就這麼辣手?」
夕晶踉蹌立定,只看見那人寬厚的背影,一襲紅衣張揚如焚,棕髮簪冠,闊肩束腰,身材高偉,是個年輕男子的身形。
「成剡,你究竟想要怎樣?」
「汪老三,九州正道,同氣連枝,我完全是出自一片好意,告訴你附近有別人,怕你遭了埋伏,你還這樣咄咄逼人,一副我存心想搶劫的樣子。」成剡爽朗的聲音始終笑意不減,抓抓頭,全身透著一股散漫勁。「這樣我不搶你,反而是我不好了?」
「你!」汪老三臉色一變,左手往身後的少年抓去,卻被不知何時竄到兩人中間的成剡擋下。
「別急別急----翠袖。」
一名嬌小的綠衣少女應聲竄出,手上兩把峨眉刺如流星疾舞,纏住了汪老三。
「雖然軒轅派對這些邪魔外道的玩意兒看不上眼,不過相逢自是有緣,天降機緣,卻之不恭。」他好整以暇地收起長劍,伸手往少年的懷裡一掏,撈出了一張陳舊的羊皮紙。「小弟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少俠今天就勉為其難,替你把這樁天大的罪過擔了,下次見到記得感謝我。」他拍拍少年的肩膀。「走啦,翠袖。」身影一閃,化為赤紅遁光遠去。「對了,汪老三,寶物有能者得之,這道理你懂吧?」巒谷間盡是他的得意大笑。綠衣少女也不戀戰,立刻尾隨離開
「成剡!」汪老三心中的憋屈盡化一聲大吼:「別逃!地圖還我!」他雙腳一頓,已經追往紅光離開的方向而去。
從頭到尾,夕晶沒看見那個紅衣無賴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那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藍衣服的汪老三替她將這個偷鳥賊制住了,而紅衣服的成剡替她引開了礙事的汪老三。
她慢吞吞地走上前,亮晃晃的篆刀在五指間轉動,一邊刻著剛剛撿起的小石頭,一邊繞著少年打轉。
「妳是誰?」被法訣定住的少年只能轉動眼睛看著她。
「我的鳥呢?」
「什麼鳥?」
「小朋友,小小年紀說謊不好。」夕晶拋下手中的石頭,一把擰住少年的耳朵,使勁扭轉。「快把不飛還給我!」
瘦削的少年被擰得慘叫連連:「好啦好啦!可是妳也要等我能動啊!我把那隻鳥收在乾坤袋,那牛鼻子把我定住了,這樣沒辦法拿!」
她思考了一下,取出一張法符,抓起少年的手,毫不猶豫地扎了他的手指。
少年慘叫一聲,猛抽回手,然後驚訝地瞪大眼睛。「妳會解法訣?」
她沒那麼厲害,只是用替身符強制轉移了靈力,而且是因為施咒人已經離開,這又是入門等級的法咒,才能用這種作弊方法。
她伸出手。「不飛還我。」
「這麼兇……」少年嘀嘀咕咕,伸手到腰際的乾坤袋,突然身形一晃,人已經在三丈之外。「想得美!神偷秦重到手的東西,怎麼可能再還回去!」
「你!」夕晶怒極,揚手拋出袖中的篆刀。這小孩太壞了!
秦重俐落地閃過攻擊,哈哈大笑。「小姑娘,這隻青鸞我就收下了,我們後會有期----」
話沒說完,他突然膝蓋一軟,脫力癱倒,咚的一聲,一頭栽到地上。
夕晶三步作兩步,急奔上前,再次擰住他的耳朵。「神偷秦重,嗯?小孩子不學好,當什麼小偷?欠揍!」她狠狠賞了他的頭兩拳。
秦重哀哀慘叫,全身卻完全使不上力,只能任她修理。
「把鳥還我!」
這次他學乖了,從乾坤袋裡掏出昏迷的不飛,遞給夕晶。她小心翼翼地將灰鳥抱進懷裡,走到旁邊,看見牠的羽毛一片凌亂,掉了好幾根,連本來就不太茂盛的尾羽都脫落了,實在氣不過,又走過去用力踹了秦重幾腳。
「別踢了別踢了,」癱軟躺在地上的秦重不斷閃避,哀聲告饒:「妳這小姑娘怎麼這麼兇狠啊?」
「不狠一點,難道乖乖被你欺負嗎?」夕晶撇撇嘴,被一個十歲出頭的孩子叫「小姑娘」,她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就算她再怎麼發育不良,現在至少也算得上是個少女,看起來比這個乳臭未乾的小鬼大多了。
「妳對我下了什麼藥?」秦重哼哼唧唧。「我怎麼一點都使不上力?」
「早就知道你不老實,我還能不防著?」她沒好氣地說。跟胡阿那個一肚子壞水的猥瑣鬼混久了,她多少也學精了,這種裝傻佯懵的老套伎倆還騙不到她。「這塊空地早就被我佈下了陣法,就等著你上當。」剛剛繞著他打轉說話就是在趁機佈陣,啟動的靈力還是他貢獻的指尖血。
「陣法?」秦重楞了楞,突然拉大嗓門:「妳會佈陣?」
「佈陣很稀奇嗎?我三歲就會了。」這可不是吹牛的。
「太好了!」秦重興奮地跳了起來,然後因為全身脫力,又跌回地上。她剛剛用刻上符文的石頭在四周佈下的簡單散靈陣可不是好相與的東西,陷入陣裡的人身上的靈力會不斷被吸走,化為陣法的運轉能量,對於依賴靈力的修士來說,這個陣法雖然不致命,卻很棘手。
「什麼太好了?」
「嘿嘿,那個,妳----」仍然躺在地上的秦重一臉喜不自勝:「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尋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陌路歸人

梨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七夜
  • 一進登仙門就遇上麻煩XD
    胡阿不知怎麼樣了?